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社科新知
城事|竹西故事

竹西,是指如今扬州观音山、大明寺之东至茱萸湾一带,系隋、唐、宋形成的古“竹西佳处”。

唐诗人张祜写有《纵游淮南》一诗:“十里长街市井连,月明桥上看神仙。人生只合扬州死,禅智山光好墓田。”生动描述了当年竹西盛景。竹西佳处还流传着许多民间传说。

蜀井传奇载史册

说明: 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L8A4iaOEEMzlzXO8hegvbWJUI8CjQkSLj4dxIO1oSB1iaTdiclCK7XPb0zaA15pJPia5hjib3CS7T2L0V8vbBtZnibkg/640?wx_fmt=png

 

禅智寺(又名竹西寺)有东、南、西、北、中五井,五井中数北井名气最大。北井也叫蜀井”,因紧靠斋膳房,亦名斋井。此井为寺中众僧的生活用水之井。据传,每当山洪暴发之时,井底便会发出哗哗的流水声响。又传唐朝时,寺中有一法仁和尚,到峨嵋山拜佛,求取真经。一日,他在峨嵋山中一小溪里洗托钵,不料托钵落入溪水中。因溪水湍急,眨眼间,托钵便漂流得无影无踪。三年后,法仁返回扬州。有一日,他在斋井里打水时,见吊桶上漂着一只托钵,拿起一看,托钵上刻有法仁二字,竟然是他三年前落入峨嵋山溪流中的那只托钵。此事传开后,斋井又被称之为还钵井。因峨嵋山地处巴蜀,而此井与巴蜀相通,所以又被称为蜀井。苏东坡任扬州太守时,评定蜀井为第一泉。有一次苏太守饮蜀泉蒙谷茶,感觉特别香浓,感叹道:“都是用泉水泡,大明寺泉水排在天下第五,而竹西寺的蜀泉却榜上无名,似不公。今日咱们给二者评个高低。很快,小沙弥各提了一桶两处的泉水,秤也拿来了。苏东坡用同等大的两个杯子分别加水,结果大明寺的泉水形成的馒头顶不及竹西寺蜀泉的高。太守还不放心,又令将两处的泉水装入同等大的容器里用秤称,结果表明,大明寺泉水单位体积的重量比竹西寺蜀泉稍重,于是说:“我看蜀井泉水不仅大大超过大明寺的,甚至可以和杭州灵隐寺、镇江金山寺、无锡惠山诸泉水媲美。即使不与江南比,在扬州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今我以太守名义命蜀井为第一泉’!”蜀井从此名扬天下。

诗书入画三绝碑

据清李斗的《扬州画舫录》记载,禅智寺中有一三绝碑”,上刻吴道子所画宝志禅师像和李太白的像赞,由颜真卿所书。碑长五尺,阔三尺多,许多名人前来游览,皆流连忘返。

相传唐朝大诗人李白来到禅智寺,方丈演如和尚陪李白游览了殿堂和讲经道场,又引其进禅房座谈。这间禅房又名正觉堂”,是为纪念南朝高僧宝志和尚而建。宝志和尚是一位佛教禅宗的大师。

李白一进禅门就被正殿墙上悬挂的宝志和尚画像所吸引。此画出自著名画家吴道子之手,宝志洒脱的身影令李白凝视良久。

诗仙”“酒仙之称的李白灵感迸发,令沙弥拿酒来。他豪饮数盅,醉意朦胧,仿佛看到宝志大师从画中向自己走来,正和自己对酒畅饮。于是乘着酒兴,李白随口说道:“志公,久仰了,今川蜀游子太白作《志公画赞》送您。

水中之月,了不可取。

虚空其心,寥廓无主。

锦幪鸟爪,独行绝侣。

刀齐尺梁,扇迷陈语。

丹青圣容,去往何所。

写毕,将笔一甩,便醉卧禅房呼呼大睡。

时光流逝,不觉十年过去了,宝志画像越发变得旧残。演如上人心想:吴道子所画志公像已是罕见之珍品,况十年前又得李太白之赞诗,真乃绝世宝物。倘若再得到书法大家颜真卿之手迹,成画、诗、书三绝刻于石上,岂不万古流传?

演如向弟子移交了寺中之事,便带上吴道子所画志公像和李太白题赞志公诗,北上山西,拜访颜真卿,表明了自己千里北上的来意,并呈上吴道子画、李白赞诗。颜真卿看了拍案叫绝,挥毫将李白赞诗书写一遍。

演如满载而归,立即召扬州著名工匠,将画、诗、书精雕细刻于碑上,历时大半年乃成,命名为三绝碑”,并恭敬地把它镶嵌在禅智寺正觉堂墙壁上。

杜牧诗情绘竹西

杜牧的名句“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可谓家喻户晓,人皆成诵。全诗为《题扬州禅智寺》:

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

青苔满阶砌,白鸟故迟留。

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

谁知竹西路,歌吹是扬州。

杜牧这首诗作于唐开成二年(837),因弟弟杜觊在扬州患眼病,他告假陪同眼医一同自洛阳东下扬州,住在禅智寺。扬州本是杜牧旧游之地,他曾在淮南府任过十年掌书记。

杜牧首次入禅智寺是28岁那年,受宣州节度使沈传师委托,专程赴扬州向淮南节度使牛僧孺致问候。他对扬州向往已久,因为祖父杜佑曾在扬州为官。杜佑治理扬州,善政于民,又编著了《通典》200卷。那一次杜牧游览扬州城郊风光,登月明桥,品蒙谷茶,三绝碑

那时杜牧经常和诗人张祜等一起住在禅智寺的南楼,体验月明桥上看神仙的意境。他们到底是诗人,一激动就有灵感,杜牧很快写下著名的《南楼夜》:“玉管金樽夜不休,如悲昼短惜年流。歌声袅袅彻清夜,月色娟娟当翠楼。枕上暗惊垂钓梦,灯前偏起别家愁。思量今日英雄事,身到簪裾已白头。在南楼,杜牧还和另一位诗人赵嘏联句。杜牧吟首联:“陶潜官罢酒瓶空,门掩杨花一夜风。赵嘏接颔联:“古调诗吟山色里,无弦琴在月明中。杜牧接着写颈联:“远檐高树宜幽鸟,出岫孤云逐晚虹。赵嘏再结尾联:“别后东篱数枝菊,不知闲醉与谁同?”吟罢两人相枕而睡。

杜牧这一次来扬,陪伴弟弟杜觊不觉在禅智寺住了近半年。按照朝廷规定,告假满百日不到任的,即算自动辞职了,他必须马上离开扬州。临别前,他草就《将赴宣州留题扬州禅智寺》以作赠言:“故里溪头松柏双,来时尽日倚松窗。杜陵隋苑已绝国,秋晚南游更渡江。

吕祖修炼照面池

说明: 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L8A4iaOEEMzlzXO8hegvbWJUI8CjQkSLjkbk9OztfMmKticUfWUiawiascWSJARURvlQFicQe4VxgeS3XXycFCKnkrw/640?wx_fmt=png

照面”,在扬州方言中是会面或见面的意思.照面池是古竹西八景之一。这里本为禅智寺大雄宝殿前的放生池,因吕洞宾曾修行于此而得名。

吕洞宾最初也是凡人一个。相传汉锺离见他生得超凡脱俗,有心度他。在长安酒肆里,汉锺离设计黄粱之梦”,让他幡然醒悟,从此苦心修炼。

本已成仙在即的吕洞宾,被贬至金陵八卦洲修炼。吕洞宾的采阴机关被黄龙法师识破。黄龙与吕洞宾的师傅火龙真人同为庐山天师,二人一合计,罚吕洞宾再苦修九年,方位在苏北的邵伯、高邮湖一带。吕洞宾自知理亏,驾鹤飞往高邮。过了真州的月塘,白鹤在扬州蜀冈上空盘旋了一圈不肯离去,落在了上方禅智寺放生池边。吕洞宾一看地脉,脱口赞道:“,此仙境也。

上方寺住持从审禅师看吕洞宾有仙风道骨,相貌不凡,作揖问道:“不知仙人从哪方而降?”

吾乃吕纯阳也。吕洞宾还礼,“愿借禅寺仙境修道。

佛道投缘,吕洞宾在从审的寺中开始修炼。或许前面吃了不少的苦头,这一次吕洞宾一门心思谋求成仙得道。早吞日霞,夜吸月光,一日三次观看自己在池中的倒影。

吕洞宾发誓彻底摆脱凡夫俗子之气,想不到徒弟何仙姑心中恋着他,千里迢迢追寻而来。二仙约法三章,只能日日在放生池边相对会面,不再同寝,就像观世音与韦驮那样,并将放生池命名为照面池

吕洞宾送给何仙姑一首《西江月》词:“富贵又争人我,贫穷更待如何?有缘有份是非多,无福无灾无祸。教他一任奢侈,箪瓢也是存活。劝君休要苦张罗,大限临头怎躲?”

何仙姑回赠吕洞宾一首《梅花引》:“嵋山老,头白早,人间善恶都曾造。也曾穷,也曾通,穷通得失,浑如一梦中。因穷落得身无辱,因闲落得心无事。莫才高,莫名高,才名高显,于身展转劳。知事少,烦恼少,心忘腹热任时了。眼休抬,口休开,纷纷是非,如何得到来。独来独往无伴侣,自斟自酌无荣辱。任人非,任人疑,心闲自有,清风皓月知。伤感的流露,在他俩的词中清晰而又隐涩,可见做神仙也并不轻松。

上方禅智寺就因为吕洞宾和何仙姑曾在照面池隐遁而声名远播。从审禅师在放生池立了一块石碑,上刻吕祖照面池几个大字。这段佳话很快传遍扬城,善男信女蜂拥而至。人们传说在上方池中照一照身影,就会变得俊美起来;饮一口池中的仙水,可使自己烦恼尽除。

四相簪花传佳话

 

宋庆历五年(1045),韩琦以资政殿学士出任扬州太守。在公务之余,他爱花成癖,尤喜芍药。其时扬州芍药以龙兴寺最为繁盛。龙兴寺位于扬州北郊,蜀冈之阳,由于地处高阜,土壤深厚,肥沃不积水,所开芍药皆为他州之所不及。韩琦在扬州任上三年,每年暮春芍药开时,必去寺中赏花。

一日衙内差事来报,竹西寺芍药圃里绽开四朵光彩艳丽的金带围,韩太守连说:“好兆头,好兆头。金带围属名贵的芍药品种,与一般的芍药花相比,红花瓣中有一条金黄线,因此得名。芍药本是名花,早在汉时就盛产于长安。群芳中牡丹第一,芍药第二,故人们称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民间传说谁带上金带围,谁就能当宰相。当年杜牧祖父杜佑一睹金带围的芳姿,后来果然官至宰相,所以世人又称金带围为宰相花宰相花到了唐宋时已经盛产于扬州,并有扬州芍药冠天下的美誉。竹西花圃盛开金带围,寓意扬州要出宰相了,而且不是一位,是四位。

太守韩琦命备车,赶往竹西寺。在他看来,这金带围莫非就是为他而开?凭资历他距宰相也就半步之遥。

竹西芍药圃里万花怒放,姹紫嫣红。那四朵硕大的金带围立于万花丛中,宛如众星烘托之月,尤为耀眼。韩琦走近金带围,量了量花径,6寸有余,又数数花瓣,每朵有13瓣之多,感叹道:“罕见,罕见。我要为金带围设宴,吟诗作赋,以示庆贺。并关照文书道:“既是四朵,那就请四位名士同赏吧。

排排扬州府内,有进士资历的,除太守韩琦,还有副职王安石、通判王珪两人,还差一人。

凑不足四位进士也罢,到时再找一人凑个数。韩琦吩咐道。

太守正要离开竹西寺,门人忽报:“陈封州到。

陈封州就是陈升之,建州建阳人,他中了进士也才几个月,受命往封州任职。春风得意的陈升之坐船途经扬州,乘兴游览一下扬州风光。他令船停靠在月明桥下的禅智码头。五月正是芍药芳菲的时候,陈升之登岸向竹西寺赏花而来,适逢金带围盛开。

翌日中午,四进士每人头上各簪一朵鲜艳的金带围,兴趣盎然地围坐在芍药厅把酒论诗,尽兴而归。

设宴赏花本属寻常事,令人惊奇的是竹西寺酒宴上头戴金带围的韩琦、王安石、王珪、陈升之四进士皆先后登上宰相之位,留下四相簪花的美谈。

来源:《邗江史话》


  •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扬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行管理:扬州市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84892号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