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社科新知

关注 | “接地气"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行为经济学帮人做出好的选择

 

2017109,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美国经济学家理查德泰勒(Richard H. Thaler),以表彰其在行为经济学领域的贡献。诺贝尔委员会指出,泰勒把心理学的现实假设融入经济学的决定分析。他研究和探索有限的理性、社会偏好及缺乏控制力的后果,并展示出这些人类特质是如何影响个人决定,以致影响市场效果。

通俗地说,泰勒的研究就是帮助个人、机构和政府在经济活动中克服有限的理性而做出较好的,或者是性价比较高的选择,这就是行为经济学研究的内容之一。

熟悉行为经济学的人都知道,也预测过,泰勒可能获奖,只是时间问题,因为在他之前已经有行为经济学家获奖了。对于行为经济学研究,学界内的人认为,泰勒之前有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和阿莫斯特沃斯基(Amos Tversky),后二者是老校友(希伯来大学的本科)和同事(都在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系教书)。

卡尼曼因“前景理论”获得200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阿莫斯于1996年去世,未能共享),而且,卡尼曼也曾两次和泰勒合作著书立说,他在2002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时就表示,泰勒是他成就的“主要因素”。此后,就有人预测,泰勒也很有可能获奖,果然在今年猜中。不过,这也是建立在泰勒的行为经济学研究成果之上。

 

什么是行为经济学

 

 

Thaler认为,完全理性的经济人不可能存在,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经济行为必然会受到各种“非理性”的影响。很多从传统经济学角度看来是“错误”的行为,经常被忽视,但往往正是这些行为导致了那些“看起来很美”的决策最终失效乃至酿成恶果。

比如,你会不会冒着大风雪去看球赛?按照传统经济学原理,看球赛的乐趣与大风雪的危险二者相比,理性的人都应该待在家里。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如果早已买了票,很多人都愿意冒着风雪去看球赛。这种与传统经济学原理相悖的现象在日常生活中相当普遍。
比如,我们都知道及时止损的重要性,但大部分股民都会犹豫不决、一拖再拖,甚至宁愿在“低位”追加投资以求摊平成本,以至于深套其中无力解脱。行为经济学提醒人们要学会忽略“沉没成本”(花出去的钱),沉没成本和机会成本是交织在一起的,我们需要设立一个心理账户,一旦发现了一个行为问题,就可以采取另一种行为作为解决办法。
行为经济学非常重视“直觉”的相关研究,它注意到大众经常凭借直觉而不是理性来做决定。如果经济决策者将主体对象模式化,设定成大家都是理性人,这就可能使得决策出发点与实际效果大相径庭甚至背道而驰。
行为经济学家致力于自我控制问题的研究,同时认为,人类仍然需要帮助才能做出更准确的判断和更好的决策。Thaler的《助推》主张自由家长制的做法,即允许国家和其他机构“推动”人们做决策。其中两点很重要:一是决策的科学性;第二点更重要,即选择的自由。要保证这两点,确实很难。传统经济学把人=理性人,这只是一个理想目标,不过希望每个人都能以较少的代价去无限靠近。

泰勒的主要观点

泰勒的主要观点是,传统经济学的一个假设前提——理性的经济人是经济行为的主体——是错误的。完全理性的经济人不可能存在。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各种经济行为必然会受到各种非理性因素的影响,很多从传统经济学角度看来是“错误”的行为经常被忽视,但往往正是这些行为导致了那些“看起来很美”的决策最终失效乃至酿成恶果。

对于个人来说,往往会因为存在各种各样的偏见而导致错误的认知,这些错误的认知当然会让人们的财富难以增长,健康受损,同时也在教育、个人理财、医疗保健、抵押贷款、信用卡、家庭财务,甚至世界观问题上,做出糟糕的选择。

因此,需要避免在经济决策和行为中的非理性行为。为此,就需要决策的科学性和选择的自由。而只要掌握了人们的思维方式,便可以设计出各类选择环境、选择体系,从而使人们为自己、家人和社会做出最佳选择。

来自生活的许多事例便能说明各类选择环境是如何让人或产生糟糕的选择,或产生效果极好的选择。例如,负责荷兰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扩建的经济学家基布姆发现男人在卫生间方便时,总是弄脏便池,因为他们难以找到一个可供瞄准的靶子。于是,基布姆设计在每个方便池内都画上一只黑色家蝇。人们一看到苍蝇,便会产生瞄准的冲动。如此,方便池的尿液四溅量降低了80%。这便是设计出好的选择环境可以让人做出较好的选择并产生良好的结果,无论是在经济行为还是生活中。

选择环境是可以人为设计的。例如,学校的自助餐厅在不改变供应食品种类的情况下调整食品的摆放方式,把更健康和更有营养的食品摆在好拿和醒目的地方,就可以影响学生的选择,以此提高他们对健康食品的消费。

再从普通的经济行为来看,股民都知道止损的重要性,但是其中很多人又会犹豫不决、一拖再拖,甚至希望在“低位”追加投资以求摊平成本,然后慢慢被套牢而无力解脱。这种心理和行为也反映了另一种心理——损失厌恶。商家总会利用这一点来引诱消费者,如以优惠和打折来让人办年卡或长期消费卡,消费者以为办年卡更加经济实惠,但很多人最后发现已被“绑架”消费,花了更多的不该花的冤枉钱。

因此,无论是经济学研究人员还是政府部门,需要承担起“选择设计者”的角色,为公众缔造出一种理性和优良的决策环境,让人们做出相对较优的选择,例如提醒人们学会忽略“沉没成本”,及时止损。

来源:新华网思客

 

 


  •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扬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行管理:扬州市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84892号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