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扬州观察
一分精细一分景 街巷水木尽关情——试说扬州明清古城的品位提升

2016年,扬州实施了国庆南路和渡江路的改造,将明清古城景区由过去的街区局部延展为整个城区,形成了更加完整的“渡江路—国庆路—盐阜路—古运河”环古城游览线。这一改造,使扬州进一步实现了由“旅游城市”到“城市旅游”的转变,堪称为发展全域旅游的关键一着。接下来的文章当在古城风貌的千百细节,其一街一巷、一水一木,皆应悉心布局、精雕细琢。

古城五官——街区展个性

街区是城市的脸面,犹如人之五官。五官是否端庄秀丽,直接关乎城市形象。目前,“渡江路—国庆路—盐阜路—古运河”形成的环古城线,不仅强化了古城区交通功能,而且通过软硬件设施建设和环境美化,提升了风貌独特的古城街景。但这一步之后,需要考虑的还很多。

其一,街景整体应保持明清风格。主要表现在建筑上的精致典雅——不仅要有粉墙黛瓦、院墙花窗、砖刻门楼,还需体量协调、疏朗有致。应在精致上再下些功夫,不妨效仿“文化里”这一中德合作项目:地面——或保留石板、立砖,或用水泥砖块重新构成花纹图案;外墙——木雕窗格,青砖黛瓦马头墙;花木——巧布路边花坛,通过花草来“立体绿化”,让一片片爬山虎、丝瓜、扁豆挂于墙外,让“一枝红杏出墙来”,阵阵幽香频袭鼻……

其二,街区个性可“和而不同”。眼下,“双东”街区、彩衣街区已基本定型,展现了昔日闹市繁华。其他几个街区:仁丰里正在改造,应显示“梳篦街”“鱼骨式”的整齐居家特色;南河下可与北河下联合开发,形成紧傍运河的水陆码头和街市,并以高墙大院、盐商集聚为特色;何园东边的蒋家街已按民国风格统一改造,虽与何园晚清的玉绣楼近在咫尺,但并不抵牾,只是建筑中的民国元素可再精致一些,以强化自身风格。

其三,重点景观须复建扩建。个园、何园是扬州老城区私家园林之双璧,其中个园已基本完善。但何园的开发尚不尽人意,其主体建筑群虽得以留存,但东侧临徐凝门大街的签押房已毁,现为商铺,西南角的西花厅及桃园部分被七二三研究所占用,建筑风格与周边格格不入,破坏了街区和谐之美。若要恢复历史旧貌,搬迁七二三所,并完成外围控制地带的环境整治,据说需要20年。完成这一浩繁工程,还需有关方面有更大的决心与恒心。

其四,名贤胜迹当丰富文化内涵。近年来,我们恢复了张玉良故居、熊成基故居、罗聘故居、汪鲁门、冬荣园、阮元故居等。但整修之后,有的仍是空关空置,门可罗雀,有的只是“墙上挂几幅画板,厅堂摆几张桌椅”,比较乏味。因此,需要研究文化引人和展出手段问题。这方面,冬荣园做得比较好:在张氏四姐妹的生活场景中布设了不少展牌,介绍了冬荣园的历史及园主的相关故事;庭院中的一顶花轿和“陆英出嫁”解说牌吸引了众多游客拍照留影;建筑内,不仅摆放了各式雕塑和工艺品,还展示了扬州的绿杨春茶及“冬荣园茶”的茶叶茶具,配有古色古香的八仙桌和茶道表演,展示了“茶”字“人在草木间”的本意。这些文化活动注重突出人情味,深受游客欢迎。由此生发开来,我们应将其他景点的旅游活动尽可能地与文化相连,与故居主人的生活习好相连,拓展名贤胜迹的开发新路。

其五,当代私家园林需积极引导。近些年来,居住在东关街、丁家湾、南城根、灯草行、达士巷、金鱼巷等地经济条件较好的居民,不惜重金,热衷于建造自家园林。园子面积一般为30—150平方米,虽然风格各异,但都以“袖珍的体量”和“盆景式的精致”展现了融通古今的造园艺术。据调查,目前扬州古城此类私家园林约50余处,其中“月庐”“桐园”“祥庐”“逸园”等有口皆碑。一批现代“造园人”作为“古城守望者”,自发成立了“园庭艺术研究会”,时常在一起参观交流、探讨园艺,相聚甚欢。通过他们及其所至爱的私家园林,我们似乎在现代繁华的深处,聆听到了古老城市的心跳。面对这些洒落在老街小巷的“园林新星”,我们不能熟视无睹,应从规划、政策和要素供给等方面给予积极引导,使它们成为“拱月之星”,与个园、何园等古代大园林交相辉映,为扬州这座“园林之城”增光添彩。

古城肌理——小巷蕴内涵

“巷城”是扬州的别称,也是扬州对外发出的独特名片,具有很深厚的文化内涵和极高的审美价值。扬州的巷子量多形奇——老城区南北仅四公里许,布散其中的街巷竟有500余条,处处街坊纵横、小巷幽深,给古城增添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不少巷子名称就很雅致,听如词牌,像“芍药巷”“金雀巷”“双忠祠”“福寿庭”“马摆渡”“萃园桥”等,都蕴藏着诗情画意。小巷是古城的记忆,扬州明清古城内一百多处文物保护单位,多数都散处在逶迤曲折的街巷之中,或在路旁,如个园、何园、小盘谷、仙鹤寺,或立路中,如文昌楼、石塔寺、四望亭。人在街巷走,随处可见名胜古迹、古树名木、市井街坊、茶楼酒肆,尤如看一幅不尽的长卷。若在小巷深处徜徉,更觉奇妙——一条条小巷,巷巷相通,又巷巷有别,或长或短,或弯或曲,或喧嚣热闹,或沉寂幽静,或沧桑古朴,或土洋相兼。据多方面调查,明清城区的小巷是“最扬州”之所在,与苏州水巷、绍兴桥乡、歙县牌坊、上海弄堂、北京胡同一样,成为独特的区域名片,在“千城一面”中可不须自诩地保持永恒。

问题是,有了这一独特的“巷城”资源,我们应如何坚守,又如何发掘、传承。

——保持好小巷历史形貌。近些年来,扬州街巷的建筑风貌总体保护良好,砖石路面、青墙黛瓦成为主格调,不少巷子经过改造,风格更加整齐划一。但不能忽视的是,依然有些小巷形貌堪忧。其间居民往往因居住面积受限而蚕食街巷道路,有的私搭乱建、占道经营,有的乱放杂物、乱倒垃圾。这不仅损害了小巷的品位,而且造成了交通拥堵,影响了人们的生活起居。有关部门需高度重视这一问题的日积月累,防止旧的拆不了、新的偷偷建,造成既定事实后又无可奈何。

——注重小巷精神底蕴的挖掘。扬州城无形的精神底蕴寓于小巷的前世今生,小巷的一点一滴折射了扬州的文化之魂。清晨小巷,可见邻居们互致问好,结伴买菜;傍晚道旁,居民们或举盅共酒,或独自品茗,或打两圈牌,或下一盘棋,或在天南海北的聊天中各抒己见,其乐融融;平日里,谁家有个婚丧嫁娶,邻居们同喜共悲,友爱互助。这些都是小巷世代相因的民风,是迥别于“马路变宽、人心变窄,高楼渐高、交往渐少”的“小巷文明”。对此,我们应十分珍视、倾力维护,通过多方共建、综合治理,努力保持小巷淳朴的民俗、友善的人情,积极引导小巷邻居的日常交流,构建和谐社会。

——修缮好小巷的名人故居。古城小巷承载千年历史,也诞生了众多名人。建国以后,特别是近些年来,不少名人故居得到修建复建,重现了古城深厚的人文积淀。目前,还有一些故居有待修复,尤其是魏源故居、包世臣故居、张联桂故居、刘文琪故居等国宝级老宅,政府当在地方文物保护中有序安排,坚持数年,久久为功。随着这些名人故居的不断恢复,扬州将如同一座名人博物馆,给居民和游客诉说扬州人曾经拥有的家国情怀、英雄气质和曾经创造的物质财富、文化成果,唤起人们的爱国爱民情怀和担当奉献精神。

古城血脉——水系增魅力

扬州城也是水城,“州界多水,水波扬也”;水,历来是扬州的血脉。古城四面有护城河环绕,城内河流南北贯通,街区与城河或并行或交叉,城、河、街完美相融,风韵独特。近些年来,扬州实施了一批“清水活水”工程,城区多个河道得到治理,逐步实现清污分流,河道景观焕然一新。

目前,市民和游客比较关注的是:怎样进一步发掘小秦淮河的游览景观功能?

小秦淮河纵贯扬城南北,历史上也是扬州的一条母亲河,不仅养育了两岸百姓,而且曾是古代居民走南往北的重要水上通道。建国以后,政府对小秦淮河作了数次改造,其居住和环境功能不断得到提升。但直至今日,其旅游观光功能仍然较弱,游客来扬,常因不能泛舟小秦淮而感到美中不足。未来应将该河与河东的教场、河西的仁丰里及文昌商圈进行总体设计,构建以河为轴线、以景观为明珠的民俗、历史、文化街区,以更加适合亲水旅游和休闲旅游。具体建议:一是疏通水系、净化水质,完善水环境;二是对河上桥梁,特别是北水关桥、务本桥、大东门桥、小东门桥等传统的名桥进行系统修整,设置桥名标识,维护桥型美观,宣传涉桥故事;三是美化两岸民居外观,修建特色民居小苑;四是修整河旁树木植被,保持小秦淮河绿树掩映、小桥流水的历史风貌。

古城毛发——花木映生态

如今的绿杨城郭,可谓树木如荫、繁花似锦,5.09平方公里的明清古城内,就有绿地33.8公顷之多。但尽管如此,我们仍需要进一步维护和美化古城毛发——花木,使之更好地辉映秀美扬州。

保护好老街道的行道树廊。国庆路、渡江路、甘泉路、广陵路两旁一直以枝繁叶茂的悬铃木遍植成行,成为荫蔽干道。但近几年在街道立面改造中,由于种种“不得已”,多数树冠遭到“截肢”,令人痛惜。未来需要研究如何打造适合街道新环境的行道树廊,尽可能地保持古城原有的景观特色。

因地制宜,选择绿量大、生态功能好的树种。应该说,老城区在绿化、美化过程中,重视树种选择、立体绿化和持续绿化,基本实现了春有花、夏有香、秋见彩、冬见绿。今后,可以更多地选择冠大荫浓、四季长绿的树种,种于道路边、河道旁。只有选对选好树种,才能实现古城绿化的占地少、投资小、成效高,可持续地保持“绿杨城廓”风貌。

强化城区小公园建设。近两年,扬州因地制宜建设了一批口袋公园,但在老城区,供居民日常游憩休闲的口袋公园数量仍然偏少,不能满足需要。应更多地建设一批小型公园,面积控制在50到400平方米,做到小规模、盆景化;应按照“绿植+配套”的思路,配以必要的活动设施,如坐椅、游戏场地等,提供适合不同人群的休闲运动空间,增强市民的舒适感,让小公园发挥大效用。

(来源:《扬州政讯》2018年第5期  作者:潘宝明  作者单位:扬州大学

  • 主办单位(版权所有):扬州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运行管理:扬州市政府信息资源管理中心   苏ICP备05084892号
    ,您是本站第   位访问者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